合同中约定的质量目标是“优良”,但最后的验收结果是合格,发包人认为质量不符合合同约定,要求减少工程价款,是否有法律依据?

 

1989年9月1日,原建设部发布《建筑安装工程质量检验评定统一标准》GBJ300-88号第3.0.1条规定:“本标准的分项、分部、单位工程质量均分为‘合格’与‘优良’两个等级。”但该文件被原建设部2002年1月1日发布实施的《建筑工程施工质量验收统一标准》GB50300-2001号文废止,并将工程质量确定仅有“合格”一个等级。同时国务院2000年1月30日发布施行的《工程质量管理条例》[1],也仅有“合格”与“不合格”,没有“优良”等级的说法。

依据上述文件的出台时间,我们可以确定如果合同约定质量等级及项目验收的时间在《建筑安装工程质量检验评定统一标准》被废止之前,该约定系有效且可实现的;如果在之后,可能客观上就无法实现。所以,我们认为题述问题需要结合具体的情况分析判断,如合同是否有效;是什么时间约定的;约定的是工程验收标准还是工程质量评优标准等。按不同情况分析如下:

01

合同双方是否可以约定“合格”以外的标准

合同双方当然可以就工程质量约定标准,但该约定受限于国家强制性标准。《建筑法》第3条规定:“建筑活动应当确保建筑工程质量和安全,符合国家的建筑工程安全标准。”同时,《建筑法》第61条规定:“交付竣工验收的建筑工程,必须符合规定的建筑工程质量标准,建筑工程竣工经验收合格后,方可交付使用;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的,不得交付使用。”《建筑工程施工质量验收统一标准》第3.0.7项规定:“建筑工程施工质量验收合格应符合下列规定:1.符合工程勘察、设计文件的要求;2.符合本标准和相关专业验收规范的规定。”《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16条规定“……建设工程经验收合格的,方可交付使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实施条例》第18条第4款规定:“……工程建设的质量、安全、卫生标准及国家需要控制的其他工程建设标准属于强制性标准”,即《建筑工程施工质量验收统一标准》《工程质量管理条例》中确定的工程质量标准是强制性标准,必须执行。

《建筑法》第54条第1款和《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10条对发包人要求承包人降低工程质量的情形作出了禁止性规定。北京高院《解答》第27条也明确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的建设工程质量标准低于国家规定的工程质量强制性安全标准的,该约定无效;合同约定的质量标准高于国家规定的强制性标准的,应当认定该约定有效。”例如,在广东省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东莞市广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东莞市广华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案[2]中,最高院认为:“……(双方)签订的施工合同及补充条款,意思表示真实,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虽然原建设部发布文件将工程质量检验评定标准由过去样板、优良、合格三个等级改为合格一个等级,但并未禁止当事人在高于该国家标准之上另行约定工程质量标准。”

即,合同双方可以约定“合格”以外的标准,其中对于低于国家标准的质量标准约定无效,但对于高于国家强制性标准(合格标准)的质量标准约定有效。

02

约定的是质量验收等级,还是质量评优标准

1)关于质量验收等级

如前文所述,合同双方在2002年1月1日之后约定质量等级为“优良”,但建设工程验收主管部门不会再确认是否达到“优良”,仅会确认是否“合格”。故约定“优良”等级,会因为没有部门评判而失去实际意义。

例如,浙江省东海工程建设总承包公司与浙江建设职业技术学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案[3]中,浙江高院认为:“……案涉工程最终没有取得优良工程证书的主要原因是竣工验收时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已被取消了优良工程的评定职权,不再存在优良工程评定事项,因此,双方当事人约定的优良标准属于客观上不可能达到,而非可归责于东海公司的原因所致,故不能认定东海公司违约,其更无须承担违约责任”。

2)关于质量评优标准

在实践中,有一种约定是在验收合格的基础上,另行约定达到市级、省级或国家级的优良工程则给予一定奖励,未达到则扣减一定工程款或按不同标准计算工程款等。这种约定并非质量验收标准,与建设主管部门认定的质量“合格”并不冲突,实际上是合同双方对工程质量应当达到某种评优标准做出的约定。

对于工程质量的评优,是行业协会或其他评选机构,在建设工程验收合格的基础上,对优质工程做出的评价和肯定。各省、市一般都有各自的评选机构和不同名称的优质工程奖项名称。国家级的优质工程奖为“鲁班奖”,由中国建筑业协会每年评选一次,并和原建设部联合颁发该奖。

合同约定的“优良”标准,应当有明确具体的范围、标准、评定机构等,否则可能因为约定不明而无法评判,如在周华良与赣州永德泰置业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案[4]中,江西高院认为:“根据原建设部2002年1月1日实施的《建设工程施工质量验收统一标准》,2003年1月1日以后签订的施工合同,对建设工程质量统一规定为“合格”和“不合格”标准,取消了“优良”的标准等级。永德泰公司与银球公司、银球公司与周华良之间的合同虽然约定工程质量达到赣州市优,但与建设工程要求达到“鲁班奖”、“白玉兰奖”等有强制性标准的约定相比,“优良”等级的评定活动缺乏统一明确的标准,合同双方也未就如何实现“优良”等级而进一步地进行协商和约定,即双方未对该等级的评定活动应在何范围内,以何层次、规模为准,以及由何方负责参评事宜作出具体明确约定。”即实际上无法判定“优良”或“市优”的标准是什么,自然也无法履行。

又如,在福建章诚隆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厦门经济特区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5]中,最高院认为:“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工程质量标准为厦门市优良工程;工程质量达不到市优良等级,承包人章诚隆公司必须按照工程合同造价的2%向特房集团支付违约金。《厦门市优良工程评审暂行办法》第三条规定,市优良工程是指具有一定规模、基建程序报建手续齐全,经设计认可,施工自评、监理评价为优良,已通过建设单位组织的竣工验收,经协会评审,由市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确认质量优良并公布的工程。据此,市优良工程必须是施工自评、监理评价为优良的工程。”该案中,因双方约定的市优标准明确具体,具有可执行性,且明确约定未能达到市优的后果。故最高院有充分的理由和依据按双方约定裁判。

综上,在工程质量合格的基础上,约定质量评优标准是合法有效的,但该约定应当明确具体。

03

合同效力是否影响质量标准的约定

《建筑法》及《工程质量管理条例》对工程质量有强制要求,所以即便合同无效,关于质量标准、等级的约定也归于无效时,应依据相关法律规定的强制标准作为建设工程质量的底限标准,即:合格。

如果无效合同约定的是“优良”或其他评优标准,该标准与“合格”之间的差价如何处理,实践中有不同的裁判。

一种观点认为,合同无效,除法律有规定的条款有效(如争议解决条款),其他条款均无效。无效合同的结算应按《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2条规定处理,即验收合格的,即可参照合同约定付款。如冯湾鹏、恩平市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设施工合同纠纷二审一案[6]中,江门中院认为:“虽然《幕墙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玻璃幕墙经甲乙双方及上级主管部门验收合格,达到优良标准30天内,甲方支付乙方总造价27%’,但根据前面分析,涉案合同属于全部无效,故上述条款对双方当事人不具备法律约束力;况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涉案幕墙工程只要经竣工验收合格,陈峥即可参照合同的约定主张工程价款,而该工程已经竣工验收完毕;加之,包括恩平一建公司在内的相关单位及人员在对涉案工程进行验收时一致确认是根据《建筑施工质量验收统一标准》(GB5030-2001)的要求进行,而上述规范对建筑工程施工质量只分为合格与不合格两种等级,故冯湾鹏、恩平一建公司认为验收资料对涉案幕墙工程未确认为“优良”即拒付相关的工程款,于理不通。”即法院认为约定的质量标准无效,发包人不得依据未达到“优良”标准为由拒付工程款,也没有扣减“优良标准”与“合格标准”的差价,完全参照合同约定的“优良”标准结算。又如,在山东现代实业集团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与林圣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7]中,山东高院认为:“(合同无效)……工程价款只能依据工程合格的标准进行鉴定,不存在以优良标准鉴定的问题,现代建筑公司主张涉案工程价款依据优良工程的标准来计算,计算标准错误,与事实不符,于法无据。”即合同无效后,如果没有约定合格与优良不同的计价方式,法院及鉴定机构只能按合同约定的计价方式计价,并不存在“优良”标准的鉴定问题。

另一种观点认为,虽然合同无效,但工程质量等级对应工程款,属于结算方式,故仍应参照结算。如上海住总集团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与镇江龙山豪苑置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8]中,江苏高院认为:“双方未经过公开的招、投标程序而先后签订的备案合同与总包合同,均属于“未招先定”,为无效协议。但因住总集团已完工的工程已经验收合格,故可参照双方实际履行的合同的相关约定进行结算。总包合同附表3约定工程质量优良等级的按2%计取、优质等级的按3%计取按质论价费,因涉案工程并未被评定为优良或者优质等级,故住总集团主张应按3%计取按质论价费,不能成立。”即质量标准与计价成比例关系的,应确定工程质量标准后,按合同约定的、对应的标准计价。

我们认为后一种观点更具合理性,合同双方当事人在约定质量标准时,就该质量标准约定了明确的工程价款。即双方对工程质量及其对应的工程价款都是明知且有期待的。不同质量的产品(工程)对应不同标准的价款,也符合市场经济规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2条规定的“参照支付”条款并不排除合同中依据不同情况适用不同的计价标准。

综上,我们认为合同当事人可以约定不低于国家强制性标准(合格)的质量标准,但应注意,如果约定的其他标准不具体、明确或不具执行性,可能会被认为因无法实际履行而无效。同时,合同效力会对质量约定的产生一定的影响,如无效合同中约定质量标准对应一定的违约金,可能因为合同无效而无效;但约定质量标准时,对应一定的计价方式,则可能会被认为是计价条款的一部分而参照适用。


[1]该条例于2011年修订。

[2] (2013)民申字第114号民事判决书。

[3] (2009)浙民终字第25号民事判决书。

[4] (2014)赣民一终字第074号民事判决书。

[5] (2014)民抗字第80号民事判决书。

[6] (2017)粤07民终1742号民事判决书。

[7] (2014)鲁民申字第672号民事裁定书。

[8] (2014)苏民终字第00392号民事判决书。